业界新闻
中国富贵病日趋严重,医疗系统面临严峻挑战
十二五期间力争医药卫生重点领域改革有突破
陈竺:今年将抓好取消以药补医相关政策落实
卫生部部长陈竺:积极开展卫生人才继续教育
陈竺、王振义荣获“影响世界华人大奖”提名
卫生部:切实落实安保措施增强应急处置能力
人民日报两会之后话民生:今年医改主攻什么
卫生部部长陈竺要求:严打残害医务人员罪行
哈医大一院为被患者砍死医务人员举办追悼会
卫生部通知要求:切实维护医疗机构治安秩序
卫生部要求医疗机构要做好内部治安保卫工作
加快全民医保体系的健全,建立和谐医患关系
卫生部要求严格执行事先告知和知情同意制度
陈竺:中国传染病和慢性病双重疾病负担加重
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发生恶性伤医案
中国青年报:医改规划结束“给政策不给钱”
半月谈:解读“十二·五”医改规划实施方案
医改在基层:看病“一口价”推广难点在哪?
医院杀医血案:未成年患者砍死硕士实习医生
哈尔滨二十八岁实习医生命丧十七岁患者刀下
科学学位研究生能否报考医师资格无确切说法
哈尔滨患者持水果刀捅医生致一死三伤被抓获
哈尔滨医院发生伤害医务人员案件致一死三伤
药监局提醒关注香丹注射液严重不良反应问题
《人民日报》政策聚焦公立医院收入不靠药品
中国青年报:饶毅施一公为何落选中科院院士
国务院要求扭转公立医院逐利,禁止举债建设
医改办负责人:五大措施保障十二五医改规划
新华每日电讯:为何医生宁可走穴不多点执业
卫生部部长陈竺访谈:东方智慧驯化恶性肿瘤
政协委员热议医保制度莫让患者“望医止步”
李克强:今年研发费用支出预计或达一万亿元
黄洁夫:解决医患矛盾需要在制度上找突破口
自然:中国的科学研究资助评估体系需要改革
美国癌症协会发布新的宫颈癌预防和筛查指南
陈竺:八百六十万医务工作者绝大部分是好的
卫生部部长陈竺:公立医院不能搞过度市场化
基层医院招聘难:大学生称待遇低发展空间小
人大代表呼吁出台政策支持取消“以药补医”
人大代表称医生拿红包收回扣是极个别的现象
瞭望新闻周刊:深化医改需要从三个方面突破
钟南山高调问政:作为医生就应该讲真话实话
医疗改革成效显著,加速推进需在体制上突破
医改投入虽快于经济增速看病难亟需深入破题
科学:关注中国政府工作报告的科研投入部分
肺癌等十二类大病将纳入保障和救助试点范围
卫生部:现行医疗服务体制缺陷升级医患矛盾
医疗服务没有实现公益性,医改就是做好药改
中国医改进深水区,代表委员支招破解看病难
攻坚公立医院改革,黄洁夫开出社会资本药方
抗菌药物临床不合理应用问题医师将受到处罚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称活熊取胆属无奈之举
新版基本药物目录扩容近一倍,医药分离试水
中国医改三年投逾一万亿,鼓励民间资本办医
陈竺:加强末期病患人文关怀以改善医患关系
陈竺:医院将撬动价格机制改革不按项目收费
特写:卫生部部长陈竺参加政协大会举步维艰
德国将定期询问成年人是否同意死后捐赠器官
荷兰推出安乐死新服务可以上门协助病人自杀
《人民日报》学术期刊出版大国的尴尬与梦想
全国首批居民健康卡今日在四个试点省区发放

临床时讯 > 人文医学


话题讨论:西医师开中成药该不该?


  2010年中药制造行业风险分析报告显示,2009年中成药销售收入为1698.96亿元,其中约70%的中成药是由综合医院的西医医师开出;2008年,北京市中医药管理局与北京市中医药学会组织的西医使用中成药现状调查发现,综合性医院西医开中成药处方量高达60%以上,有的医院甚至可以高达80%以上;对中成药生产企业的一项调查亦显示,企业生产的中成药有2/3之多销往综合性医院,而中医院的销量不到1/3。对此,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话要说——

反对观点1:应对开中成药的西医师加强培训

山东中医药大学教授 刘昭纯

  国家没有禁止西医师开中成药

  统计显示,中成药中有近七成是由西医开出来的,可以看出,西医开中药的现象已经相当普遍,而分析导致这些现象出现的原因,大致有以下几个方面。首先,西医对多种慢性病痛缺乏有效的治疗手段,不得不借助中医中药;其次,中医药有确实可靠的临床疗效。尽管中医药在疾病诊断和治疗等方面缺乏规范的、严密的、定量的客观化指标,缺乏严谨的循证医学的疗效评价,缺乏可以用现代科学解释说明的理论支撑等,但其临床治疗效果好、实用性强等,则是绝大多数中西医工作者的共识。第三,西医师存在中药没有毒副作用的误区。第四,国家没有规定西医不能开中成药。目前,国家将执业医师分为临床、口腔、公共卫生和中医四大类。西医开中药,或中医开西药,都似乎超出了执业专业范围,甚至超出了类别范围,是跨类别行医。然而,由于没有明确规定西医不能开中成药(当然也没有规定中医不能开西药),因此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多数医院则默认中西医互开处方,这就为西医开中成药开了绿灯。由于西医是一个庞大的群体,从业人员数十倍于中医,因此70%的中成药由西医开出也就不足为奇了。

  西医师开中成药可能导致药不对证

  对西医开中药的弊端,可有以下几点:

  首先,中药安全性降低,毒副作用事件频发。近年来,小柴胡汤事件、龙胆泻肝丸事件、双黄连注射液事件及鱼腥草注射液事件屡见报端,似乎都在证明中药具有较大的毒副作用。然而,剖析这类毒副作用产生的原因就会发现,除了个别中医师的失治误治外,其中大多因为西医开中成药时不辨证型,不遵循中医辨证用药规律,或病人自行选择药物并长期服用所致。

  其次,降低中药疗效,丧失对中药的信心。中药的使用讲究“法从证出,方随法立”。而西医在开中药或中成药时,基本上都是按照西医的思维方式用药。例如,遇到感冒就开有抗病毒作用的中成药,如板蓝根冲剂、大青叶胶囊等。但中医认为,感冒有风寒、风热、风燥及体虚等证型之不同,方药也各有所宜。上述两种药品都是苦寒之品,对于风热或热毒型的感冒用之尚可,但对风寒、体虚者则鲜有效果,甚至会加重病情。这样会使患者埋怨中成药副作用大,没疗效。久之,就会丧失对中药的信心。

  第三,浪费中药资源,增加医疗费用。西医开出大量的中药,使得中成药应用人群不断扩大,使用量快速增加,这就为我国中成药市场带来了暂时的繁荣。然而,由于西医大多没有系统掌握中医辨证用药规律,以致中成药的不合理使用率较高。这不仅不能有效治疗患者的病痛,反而会产生不良反应,因此可以说是对中药资源的巨大浪费。中药产业是资源依赖型产业,大自然恩赐给我们的中药资源已经严重透支。如果这种不合理使用中成药的现象继续存在,甚或滥用中成药,必将造成中药资源更加严重的匮乏,进而影响中药产业的可持续发展。

  加强准入和培训有助改善

  事实上,当前中西医互开处方正是在中西医结合思想的指导下实现的。西医开中药是临床医学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客观需要,不应该禁止,也无法禁止,只能规范和提高,但这又绝不是一朝一夕所能完成的。笔者认为,当务之急可采取以下措施:

  第一,西医参加中医培训。对愿意学习和应用中医药的西医人员进行培训,至少要系统学习中医基础理论、中医诊断、中药、方剂、中医内科等基本课程,掌握中医辨证用药的基本规律,而后再根据所从事的专业不同学习相应的中医知识和技能。这是一条解决当前西医开中药问题的捷径,易推广,见效快。

  第二,适时建立准入制度。西医要开中药,必须经过中医药知识培训,经考核合格并注册后才可具有中药处方权。目前有些医院规定西医执业医师取得中医大专学历才可以开中药处方等,可以借鉴。

  第三,鼓励对中药使用率高的医院或临床科室招聘和引进中医药人才。当患者需要中药治疗时,由中西医师共同讨论,辨证处方。这样既能不断提高西医辨证用药的水平,又能最大限度地发挥中西医结合的优势,给患者提供优质、高效的医疗服务。

反对观点2:西医师开中成药须严谨规范

河南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针灸科主任 赵俐黎

  近来,很多西医医生也给病人开中药服用。西医大夫给病人开中药,从积极的方面来看,说明中药的疗效得到了更广泛的认可。这对中医药的发展来讲,是件好事情。

  其实,西医大夫开中药并不是近年来才有的现象。建国以后至今,国家一直提倡要“西学中”。在河南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至今仍有一批非常有名的中医大夫,他们原本是西医出身,但是响应国家“西学中”的号召,深入系统地学习了中医知识,如今已经成为国内、省内都非常有名的中医、中西医结合专家。他们在为百姓解除疾患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但是,目前西医大夫在开中药方面却极不规范,具体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必须了解中医药使用的基础知识。比如说,中医医师在开中药的时候,非常注重保护病人的“胃气”。原因很简单,脾胃是人的后天之本,脾主肌肉四肢,如果在用药的时候不知道保护胃气,病人在用药后身体会过度虚弱,这反而不利于病人的康复。另外,中草药有“十八反”、“十九畏”,它是指某些药物合用会产生剧烈的毒副作用或降低和破坏药效。如果大夫不知道中草药的这些基础知识,很容易造成药方无效,甚至危及病人的生命。

  其次,莫忘辨证用药是中医的根本。西医大夫在开中药的时候,切勿简单地根据药物的说明书给病人开药,一定要遵守中医的四诊合参之道辨证论治。另外,西医大夫给病人开药时还要注意,药物的剂量要适中,尤其是对于一些住院病人,中药使用的时间不宜太长。

  目前,中西医结合在治疗疾病方面所起到的作用确实是单独的中医、西医都无法比拟的。但是,西医大夫开中药前,最好经过系统的培训,掌握中医药的理论知识,这样才能为百姓造福。(何世桢整理)

反对观点3:西医师要加强辨证施治学习

浙江省磐安县卫生局 陶宝东

  中成药是在中医药理论指导下,以中药材为原料,按照规定的处方、生产工艺和质量标准生产的制剂。中成药具有疗效确切、口感良好、服用方便、副作用小、价格低廉等独特优势,而且其特性符合当今人们生活快节奏的需要;再加上人们用药知识的增加,所以近年来其生产和销售一直呈快速增长趋势。但由于中成药也是中药,不同于西药的对病治疗,应该遵循辨证施治的原则。当然,我们不能因为目前的中成药不合理使用就限制中成药的使用。应鼓励西医医师通过辨证方面的学习,提高中成药的使用范围和使用量。

  导致中成药滥用,一个重要因素是很多人误以为中药药性平和、无毒副作用。事实上,无论是中成药还是西药,其作用基础都是化学物质作用于生物体,都有一定的副作用。西医师在临床上接触的中医药知识相对匮乏,在应用中成药方面经验不足,又缺乏专人指导,这是一个应该解决的问题。中成药是将辨证论治相对固化的中药,使用时既要遵循中医辨证理论,但是又无法严格按照中医辨证理论进行个体化施治,因此对西医医生进行培训,让其掌握基本的中医理论知识,对于保证中成药的使用安全很重要。为了促进综合医院的中成药合理使用,应对西医医师进行系统培训,通过举办西医学习中医班、中成药使用学习班,促进中成药的规范使用并以此造就一批中西医结合专业人才。建议尽快制定专供西医医师使用的中成药临床指南,明确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等常见疾病的中成药使用基本原则、常用中成药的用法用量、使用注意事项等。

  笔者认为,辨证施治是中医治病的灵魂,是正确应用中药的首要条件。因此,西医医师用中药也应在中医学理论的指导下进行,必须遵循辨证用药的原则,在开中成药之前应该好好学习辨证方面的知识,以便能够准确判断患者病情。在临床使用中成药时,要讲究辨证论治,合理使用中成药,使中成药在治病中发挥应有的作用。

支持观点1:西医师应懂得中成药禁忌

张建华

  由于病情的需要,西医开中成药不仅合情合理,而且应该支持。其实,在医学不发达的数百年前,本来就没有中西医之分。就我们国家来说,虽然中草药是咱的看家本领,但用起手术刀来,那不就成了外科?中医太祖华佗欲持刀劈曹操的脑袋以根治病人顽疾的故事可谓家喻户晓,他行的是中医还是西医?如今中西医虽已分家,然而连洋大夫也在研究中医,我们的医生难道会因为自己所学的是西医,就与中医彻底绝缘?我相信,一个有进取心的医生,绝不会因为学科而把自己封闭起来,只知抗生素,不知中草药。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西医用药也有自己的禁忌,如果病人既看西医,又服中药,那么你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必须顾及对方所开之药物,否则就犯了大忌,那是要出大问题的。医生知识的短缺,很可能让病人把命丢掉。我爱人身体较差,常和医生打交道,若到中医科就诊,必把自己所服西药告诉医生。反之,也是这个理。由此可见,别看中西医在病人面前泾渭分明,实际上中医和西医可以说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另外,建议医院方也能就此达成共识,鼓励西医医生学中医,中医医生通西医,必要的时候纳入业务水平的考核范畴。

支持观点2:首先须读懂药品说明书

宁夏中医研究院主任医师 郭仲华

  合理使用中成药,离不开辨证论治,但多数西医尚不谙此法,那么可采用辨病辨证相结合或辨病论治的方法。目前的不少中成药在主治病症的西医病名基础上增加了中医证候属性,对此类药物可采用辨证辨病相结合的方法,合理使用。此外,常见的一些西医疾病,其中医发病机制比较单一,证候属性区分度不强,就可采用辨病论治的方法,按照西医的疾病名称、病理状态或理化检查结果来使用中成药,即属于辨病用药的范畴。

  选择中成药治疗,要认真读懂药品说明书。药品说明书作为使用药品的重要参考,对于安全、有效用药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它包含药品的安全性、有效性等重要信息,是指导医师和药师用药的法律依据。由于中成药属于非处方药,广大患者也在根据药品说明书购买和使用各种中成药。

  笔者认为,在临床实践中,西医完全可以把使用中成药作为治疗疾病的有效手段之一。但应高度重视药品说明书作为用药依据的重要地位,仔细阅读药品说明书给出的各项信息,以保证安全、有效、合理地用药,尽可能避免和减少药物不良反应。

支持观点3:西医师开中成药有助中药发展

河北省香河县安头屯卫生院 边德明

  西医也好,中医也罢,金标准永远是疗效。在治疗过程中,如果因为服用中成药而效果甚佳,岂不是对中医的最大肯定同时又是最好的宣传?相反,疗效不佳,还有多少大夫愿意使用中成药呢?

  现实中,西医大夫不仅仅常用中成药,而且更喜欢使用他的“孪生兄弟”中药注射剂。几年前,笔者曾对我院处方做过统计,结果显示,中药注射剂的使用率居然达到50%,占有半壁河山。

  当然,西医大夫使用中成药,可能在辨证施治上存在欠缺,但绝不能对此就持消极态度。可以想象,连普通民众都能自我购买使用中成药,而对受过专业培训的西医大夫使用却还要提出种种质疑吗?不可否认的是,中医的未来在发展过程中,一定会与西医更加融合。因此,西医大夫使用中成药将是顺理成章的事,同时又有可能成为大势所趋。从这一点看,如果需要关注的话,人们应该把关注重点放在正确引导、合理使用上,而不要因为辨证施治就觉得深不可测,甚至因噎废食。

治疗指南
临床诊疗指南肠外肠内营养学分册
中国儿科肠内肠外营养支持临床应用指南
中国新生儿营养支持临床应用指南
神经系统疾病营养支持适应证共识、神经系统疾病肠内营养支持操作规范共识
恶性肿瘤患者的营养治疗专家共识
肠屏障功能障碍临床诊治建议
外科患者胶体治疗临床应用专家指导意见
美国国家癌症综合网络(NCCN)临床实践指南(国际版)
美国国家癌症综合网络(NCCN)临床实践指南(中国版)
美国肠外肠内营养学会(ASPEN)临床指南
欧洲肠外肠内营养学会(ESPEN)指南
欧洲肠外肠内营养学会肠内营养指南
美国东部创伤外科学会创伤患者营养支持实践治疗指南
美国感染病学会(IDSA)实践指南
美国长期护理机构居住者发热及感染评估指南
中国抗菌药物临床应用指导原则
儿童社区获得性肺炎管理指南(试行)概要
美国国家癌症综合网络(NCCN)《非小细胞肺癌临床实践指南》
2011年美国国家癌症综合网络(NCCN)老年肿瘤指南详解
2012V1版美国国家癌症综合网络(NCCN)结肠癌指南更新解读
2011年《美国国家癌症综合网络(NCCN)胰腺癌临床实践指南》(中国版)解读
欧洲《恶性胸膜间皮瘤诊疗指南》
学术会议
美国肠外肠内营养学会(ASPEN)
欧洲临床营养与代谢学会(ESPEN)
中华医学会肠外肠内营养学分会(CSPEN)
国际感染病学会(ISID)
美国感染病学会(IDSA)
美国微生物学会(ASM)
美国微生物学会(ASM)
国际人与动物真菌学会(ISHAM)
联系我们
《临床时讯》仅供临床医生及相关专业人士参考,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发邮件至:
© 2012 EDDINGPHARM